Shion

无所事事的退休年重人,混吃等死

#咕咚#《努力加餐饭》(短/完)

弃捐勿复道,努力加餐饭!太太真的超有文化超棒der!噶油噶油我爱你的文!!

毕竟头顶西兰花。:

努力加餐饭


 


*《红海行动》衍生,请勿上升。


*划重点:非考据,私设多,编的成分太大所以BUG可能比较多,欢迎捉虫,但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抨击诋毁。


*建议大家带入平行世界,专注感情线。若触雷建议不要再继续下滑。


 


*时间线可以接在上篇后,已交往设定。


 


*感谢阅读。


 


CP:顾顺×李懂


BGM:Letter -- iris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前途未知,何必多多嘱咐,不如一起上路。


 


 


「一」


 


顾顺说:“李懂,你饿不饿?”


 


李懂转过头,头盔磨蹭过地面,涌动起一些尘埃。月色浅淡,平静无风,他正对上顾顺的眼睛,和青年眉角的伤口。


 


他动了动手指,缓慢且轻柔的抬起手,小心翼翼地碰了碰那已经包扎好的伤口。其实还有一些血丝外渗,但在月色中又显得不甚清明。顾顺眉骨很高,尾端贴着厚厚包扎棉,倒像是摞在一处的面包片,一时间倒显得有些可爱。


 


“我妈说,眉骨高的人都是傲气冲动的人,年轻时会行大运。”


 


他收回手,又把头转了回去,轻声笑道。


 


“是吗,”顾顺好像对他的面相分析来了兴趣,也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眉毛:“还行吧,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高。不过我倒是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冲动。就比如——。”


 


他忽然翻了个身,撑起上半身,笼罩在李懂上面,伸出手轻轻捏了捏身下青年软软的脸,顾顺笑着亲了亲他的眉心:“就比如现在,我冲动的亲你,不分时间地点,就像个——。”


 


“昏君。”


 


他低笑道。


 


“无福消受,我可没有那种祸国姿色。”


 


李懂对于他这种突如其来的调戏见怪不怪,但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,他回怼都颇有些自损八百的意味儿,说完直想咬自己舌头,哪有这么说自己的呢。他腹诽。


 


“可我喜欢。”


 


顾顺还是笑嘻嘻的,他又重新躺回去,然后轻轻伸出手,慢吞吞地,一点点跃过去,温柔的勾住了李懂的手指。青年没有挣扎,也没有说话。


 


“诶,你还没回答我呢,你饿吗?”


 


 “还行,你没看见我已经吃过了吗。”


 


顾顺微微眯起眼睛,没有回话。李懂听见他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他侧过头,顾顺正在身上翻找着什么东西,应当是终于找到了,青年露出了满足而灿烂的笑容。乳白的月色淌在他棱角分明的面孔上,让他整个人都柔和起来,显出一派简单纯粹。


 


“给你。”


 


他笑着伸过手来。


 


“什么?”


 


李懂有些狐疑的接过来,摊开掌心,在月光的照耀下,他看清楚了这是一张火锅店的优惠券,或许是和其他优惠券撕开时不够小心,左边带着很明显的撕痕。在浅粉色的券面上还有半颗心,上面印着一个楷体的“爱”字。有意思的是,优惠券的使用期限写的是:本店经营期间皆可使用。


 


“倒闭了怎么办?”


 


“你这小脑袋里每天都装的是啥。”顾顺用力捏了捏他的手指:“前几天我问我爸,我爸说人家这店现在还跟以前似的,火着呢。”


 


顿了顿,顾顺又说:“这家店是我刚上高中那会儿开的,离我们学校也不远。我从前成绩不好,我爸说我要是考好了,就实现我一个心愿。我天天路过这个火锅店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就想进去吃。但那会儿我零用钱也不够,我就只能逼自己学习呗。后来你也是知道的,哥这头脑那是什么水平,肯定是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啊,就进去大吃特吃了一顿。”


 


“巨大的进步有多大?”


 


顾顺咋舌:“嘿,你这关注点真有意思。当然是……,好吧,我从八百多名考到了六百多。”


 


李懂没忍住笑了一声,但他又很快很努力的憋住了。


 


顾顺到也不觉得面子上挂不住,只是佯怒撑起身,伸手捏了捏李懂的鼻子:“笑屁,难道你没当过学渣吗?”


 


“真没有……,我念书时不能说是学霸,但至少也是中上吧。不过我本身对念书兴趣也不大,后来就入伍了。”


 


“唉,那你肯定不懂那顿火锅对我的意义了。说是意义非凡都不为过啊。”顾顺低声笑道:“你刚不是说眉骨高的人都会行大运吗,我觉得我那次就是行了大运,不但吃得好,还赶上了他们店里情人节抽奖活动,我一下就抽到了这张五二折的优惠券,厉害吧。”


 


“那你怎么没用了。”李懂摩挲着优惠券,上面带着几道折痕,但保存却很完好。或许顾顺把这张优惠券放在了相当贴身的地方,很用心在保存。


 


“舍不得啊,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抽到奖。我好像不是那种运气一直特别好的人,但总会突然人品爆发似的,碰上一件特别好的事儿。”


 


顿了顿,顾顺又用很轻很柔和的声音说:“而且我那会儿有没对象,情人节抽来的券怎么也得物尽其用吧?不过现在哥有你了,等这次行动结束,哥带你去吃。那儿的毛肚一绝,特好吃。”


 


顾顺每次点明他俩关系时都让李懂有点不好意思,他有点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,心中那头长了顾顺模样的小鹿比顾顺本人还烦,撞个没完。他又轻轻地把优惠券递了过去,算是答应了和顾顺的约定:“那你把券收好。”


 


“你收好。”顾顺伸手握住他的手,然后轻轻推到李懂心口的位置:“这是我行大运的标志性见证,对我来说很重要的。重要的东西给重要的人守着,争取实现好运共享,开创情侣共行大运新时代。”


 


他说情话还装出一副官腔口吻,说的李懂脸发烫:“你可闭嘴吧。”


 


但李懂还是很懂的把优惠券小心翼翼的收进了外套内侧的小口袋里,顾顺看着他的动作,发出很轻的笑声。


 


李懂想了想,也轻轻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项链来。上面坠了一枚玉观音,菩萨慈眉,在月色下晃动着晶莹的光泽。他坐起身,很郑重的把项链托在手心上捧了过去。


 


“这是我出生那年,我姥姥去我们那儿一个很灵验的庙里求来的。其实……,我也想不起来我自己行过什么大运,但是这么多年平平安安的……。你收着吧,说不定就保你行大运了呢。”


 


顾顺也坐起身来,他身后的月色给他镀上一层柔和朦胧的光晕。他低头凝视着李懂掌心的观音像,半晌才抬起头来,伸手盖上李懂的手,笑道:“这么珍贵,你自己收好了,就当也是保我了。”


 


“给你你就收着。话多烦人。”李懂用力往他掌心塞了一下,然后重新躺了回去。


 


顾顺侧过头,李懂没有看他。他垂下头,又看了看那枚玉/观/音,忍不住扬起一个深深的笑容。他缓缓的把项链收起来,然后从背后抱住了李懂。


 


“我收好了。”


 


他很严肃很认真的说道。是最服从指挥的士兵的模样。


 


李懂“嗯”了一声,没再说话。顾顺轻轻揽着他,过了会儿又问:“饿不饿。”


 


“还行。老问我干嘛,你要是饿了自己再吃点儿。”


 


顾顺不吭声,却忽然直起身子,很用力的亲了一下李懂柔软的嘴唇:“先垫一下,完事儿哥请你吃饱饱的。”


 


李懂还没反应过来,人又亲过来了,咬着他的嘴唇,牙齿相互磕了一下,还挺疼。顾顺笑嘻嘻的说:“你是不是一口就饱?哥不成,得多来几口。”


 


李懂:“……怎么不撑死你!!!”


 


 




图片bug。


或者


微博bug。






「五」


 


火锅店生意正好,一进门就闻到热腾腾的香气。招牌菜是毛肚,巨大的卡通画立在门口,抱着毛肚的招财娃娃肉嘟嘟的,粉嫩可爱。


 


老板忙的满头大汗,新进门的客人是两个高瘦的男孩子,他笑着说了句欢迎光临,个子更高的男生朝他笑了笑:“老板,我有一张优惠券。”


 


他摊开掌心,在柜台上展开两张拼合在一起的优惠券,渐变的红色,印刷精致的两半心拼在一处,圆满而漂亮。


 


「六」


 


眉骨高的人,年轻时行大运。


 


顾顺说,我现在呢,行了三次大运。一呢是抽到了喜欢的饭店的终生优惠券,二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,合格的狙击手。


 


第三呢,就是我和李懂谈恋爱了。


 


李懂说,我没行过大运。


 


顾顺摇摇头说,咔。


 


李懂说,顾顺,我觉得你哪儿都好,就是烦。


 


顾顺说,那行吧,你不好意思说,我替你说……。


 


李懂捂着他的嘴,脸又红了。他咬牙切齿道:“我以前是没行过什么大运,但现在能跟以前一样吗?我现在行的大运……。”


 


他深吸一口气,道:


 


“参见顾顺行的第三次大运。”


 


Fin.




如果不介意,请看一下这里:




“弃捐勿复道,努力加餐饭。”和“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。”是《古诗十九首》里我最喜欢的两句了,所以在脑洞刚有的时候,就决定用“努力加餐饭”做题目。爱你的人总关心你吃没吃饱。




最初只有“月下互换定情信物”和“危难处祝您平安(?)”两个画面,我很想把它们串起来,但想出的只有这种偏向军事化的剧情。但我实在不太会这种描写,军旅题材看的是《床畔》,个人见闻有限,补来的东西也一概没怎么用上。在写相关情节的时候其实非常崩溃,不断地推翻重来。即使是现在这个版本,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好。这是我自己的不足,我向大家道歉。但我这里不包含任何一重不尊重的意思,欢迎大家捉虫,但请不要由此上升,扯出一些有的没的人身攻击,毕竟这也是个敏感话题。非常感谢大家的理解。




有敏感词,所以做了外链。




希望有朝一日,围绕这两个人能写自己擅长的校园竹马paro,不擅长的地方,也能有所进步^^。




感谢看到这里的您。




PS.虽然最后选择了《Letter》做BGM,但实际上我是听着四季音色的曲子来写的……总觉得,还是没有选好合适的BGM……







评论

热度(522)